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苏州通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6 01:43

苏州通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xk8kv,南平食品机械有限公司,常德器材制造营运部,张掖制鞋经销部,海南羽毛总公司

苏州通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浙江嘉善县姚庄镇横港村。图片来源:新华社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上半年31省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前三名均为上海、北京、浙江。 浙江的这两大“实力”数据仅次于京沪。其中的一大亮点是,浙江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仅次于上海,高居全国第2。 那么,浙江人为什么这么“能赚又能花”?其两大“实力”指标何以力压第一经济大省广东和富庶的邻省江苏? 最硬核的答案,显然是:富裕,关键是农民也很富裕。 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 来源:国家统计局官网截图 浙江农民“钱袋子”领跑全国36年 当前,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农民收入将进一步提升,农民人均消费支出也在快速增长,增长率甚至已多年超过城镇居民。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农民收入相比城里人,仍有较大差距。 上半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4566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7464元。二者相差近一倍。 农民收入和消费水平偏低,与城镇居民差距较大,仍然是制约不少地区均衡化发展的重要因素。 在此方面,浙江,称得上是“模范生”。 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2020年,浙江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全国平均水平(21210元)高10085元,居31个省份第3位,仅次于上海和北京。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浙江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全国平均水平(13713元)高7842元,居全国第2位,仅次于上海。 到今年,这一数值还在继续刷新。 今年一季度,浙江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居全国第2位,增速比位次较上年同期提高2位。 众所周知,上海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经济发达,产业结构完善,人均消费能力强。 浙江的农村居民人均消费仅次于上海,浙江农民“买买买”的能力,可见一斑。 支撑消费的,是收入。在居民可支配收入方面,浙江也是表现突出。 居民可支配收入数据。 来源:国家统计局官网截图 2020年,对浙江也是很特别的一年。这一年,浙江全体居民收入和农村居民收入分别迈上“5万元”和“3万元”台阶,城市、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分别连续第20和第36年荣膺全国各省区(除直辖市外)第一。 今年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上海、北京、浙江依然位列前三名。 31省份中,上海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0357元,位居全国第一;北京、浙江则分别以38138元、30998元紧随其后。 还有一个数据,可能更值得注意。 2020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96,远低于全国的2.56,并且已连续8年呈缩小态势,也是自1993年以来首次降至2以内。 而根据7月2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浙江今年上半年的城乡收入倍差已降至1.78,比上年同期缩小0.03。 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工作人员在采收葡萄。图片来源:新华社 这为浙江走向共同富裕打下坚实基础。 反观同属经济强省的江苏、广东等地,在城乡收入方面的差距,远高于浙江。 2020年江苏省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为2.19。 而在广东,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达2.5。 浙江农村的富裕,可谓名不虚传。 数字化成浙江农民增收利器 浙江的资源禀赋并不算优越。 浙江的地形特点素有“七山二水一分田”之称,自然资源优势并不明显。 但是,浙江人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的表现却可圈可点。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的民营经济崛起,乡镇企业引领潮流,大批农民洗脚上田,在市场大潮中大展拳脚。 由于民营经济发达,浙江形成了一批强县和特色镇。 2020年中国百强县中,浙江占24席,数量居全国第一。 近年来,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数字化技术、电商成为促进农民增收、撬动农村消费市场的重要工具。 浙江人似乎对电商格外敏感,浙江农村在电商、数字化领域的表现很突出。 据报道,目前至少有7000多名“农创客”活跃在浙江农村。 “农创客”的概念,就是在浙江省率先诞生的,这是专指年龄在45周岁以下,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来到农村创业创新的人才。 这些“农创客”年纪轻、学历高,以80、90后为主,不乏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的高材生,他们成为数字时代新农村的致富达人。 休闲观光、乡村旅游、文化创意等新业态,近年在浙江也欣欣向荣,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快速增长。 “豪华别墅高级感十足,浙江农村富裕程度惊呆外国人!”“浙江农村的富裕程度超出了你的想象!”。 近年来,网络上,有关浙江农村的这些话题频频走红。 收入增长是促进农民消费的最大动力。随着收入增长,农民的消费热情必将进一步释放。 浙江GDP不算太靠前 论GDP,浙江并不算太靠前。 上半年GDP排名,东部省份广东、江苏、山东继续居前三名,浙江排第四。 这个位次和2020年一致。彼时,广东省GDP已连续32年位居全国第一。 在考察地方经济发展状况时,还有一个重要指标——人均GDP。 2020年,31个省份中,有6个省份人均GDP超过10万元,分别是北京、上海、江苏、福建、天津和浙江。 浙江省2020年度人均GDP约10万元,在31省份中排名第6。 在这个指标上,浙江的表现较广东好,但逊色于江苏。 虽然经济总量不算太靠前,但浙江更好地实现了均衡发展,其诀窍,可能在于浙江在发展中处理好了很多重要关系,包括城市与乡村、内资与外资、大型企业与中小型微企业之间的关系等。 浙江的经济发展,不同于广东、江苏等地以外资为主,而是以内资为主;此外,浙江也重视大型企业,但更积极扶持中小微民营企业发展。 这些,可能是浙江经济发展能够藏富于民的关键原因。 为全国推动共同富裕探路 6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发布,赋予浙江重要示范改革任务,为全国推动共同富裕提供省域范例。 共同富裕,成为浙江的又一个新名片。 7月19日,浙江发布《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年)》,明确提出未来五年重点目标。 在五年重点目标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实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倍增计划。 其内容包括: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断扩大,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50万元的群体比例达到80%等。 未来要扶持中等收入群体“后备军”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逐渐形成以其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对实现共同富裕来说非常关键。 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 据测算,2017年中等收入群体已超过4亿人。彼时,中等收入的测算标准是指,按照典型的三口之家来看,年收入在10万元到50万元之间。 然而,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占总人口的比重仍然偏低。 浙江亦然,虽然其农村富裕程度在各省份中表现优异,但是整体而言,中等收入群体占比仍然不高。 中等收入群体占比偏低,仍然是包括浙江在内的我国各发达省份的软肋。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浙江、江苏等省份的中等收入群体占比不到三分之一。 而按照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普遍经验,建成“橄榄型社会”的最低标准是中等收入群体比重至少在45%以上,发达国家的比重一般在60%至70%。 因此,此次浙江提出实施居民收入和中等收入群体双倍增计划,有非常重大的价值。 要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扶持中等收入群体“后备军”必然是浙江未来发力的重点之一。 目前,浙江已提出,将激发技能人才、科研人员、小微创业者、高素质农民等重点群体增收潜力,让更多普通劳动者通过自身努力进入中等收入群体。 形成以中等收入者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实现共同富裕,浙江正在给人们逐渐打开巨大的想象空间。 相信,浙江将为人们带来更多的经验和有益启示。 新京智库首席研究员| 柯锐 编辑|张笑缘 校对|王心 投稿、合作、联系我们: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